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执魔 > 第1265章 新尊未至

第1265章 新尊未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自宁凡遁入紫薇北极宫后,转眼已过数月。
  
  数月间,界河万族的远古大修并没有追入此地,仿佛对于宁凡的去向毫不关心。
  
  宁凡自然不知,这一切是因为全知老人在界河闹了个天翻地覆。
  
  亦不知:因他接连的所作所为,北天、北界河之间,签订了临时休战协定;遗世宫举办的六博棋会,无限期延期;纯阳宗的门徒迟迟等不到纯阳祖师归来,已经乱成了一锅粥;失去北海真君的水宗,被诸多北天势力瓜分;四溟宗内,缺了雷泽老祖监视周天星辰的运行,闹出了不少乱子…
  
  更不知,一连串的大事件后,北天、北界河之地,远古大修赵简的威名,响亮到了何等程度。
  
  日子突然平静了下来。
  
  时间突然变得充裕。
  
  于是宁凡找齐了多闻无双的所有碎片,开始着手修理此物——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姬扶摇、女萝等人寻找碎片的功劳。
  
  多闻无双是紫薇仙域四神器中的一件,四神器合一,堪比开天,品阶之高自是不需细说;偏偏此物损毁得十分彻底,想要修复此物,难度不亚于重新打造一件同级别的法宝。
  
  以宁凡的本领,竟是接连失败了五次,仍旧无法修复此物。
  
  今日,是宁凡第六次闭关修复多闻无双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但听石关内一声炸响,闭关石门直接被一阵冲击炸得粉碎;继而便有滚滚黑烟从石关内冒出,再之后,被炸得灰头土脸的宁凡,顶着一头黑糊的乱发,狼狈走出。
  
  “想不到修复此物,竟会如此艰难…”第六次修复失败后,以宁凡心志之坚,也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  
  “不好!宁兄这一次的修复,该不会又失败了吧!”久侯于石关外的纯阳祖师,紧张问道。
  
  为什么纯阳祖师会等在石关外?
  
  其中却是有缘由的。
  
  察觉到界河远古大修没有追入此地,宁凡便将雷泽老祖、纯阳祖师、鱼主从风伯口袋里放出,让他们在紫薇北极宫中安心静养,疗养伤势。
  
  此地毕竟曾是仙皇洞府,纵是荒废了无数年,天地灵气也远比外界浓郁,在此地疗伤可以事半功倍。
  
  再加上宁凡的诸多逆天疗伤手段从旁协助,伤势的恢复自是极快。
  
  暂不提这三人最初进入到北极宫时,是何等震撼了。
  
  而后,在听说宁凡想要修复紫薇仙域四神器之一后,三人之中,对此事最感兴趣的便数纯阳祖师了。
  
  “嗯,又失败了。”宁凡深吸一口气,心态恢复了以往的平静,就好似不曾受到第六次神器修复失败的打击。
  
  “此番修复,损耗几何?”纯阳祖师问道。
  
  “寒灵石还剩两块,龙血沙还剩九两,赤水妖烛还剩半截,其余的材料都用尽了。”宁凡平静答道。
  
  就仿佛,此番神器修复用掉的东西,并不是多么珍贵的宝物。
  
  但其实,这些东西每一样放在通天教,都能卖到数十金以上,是宁凡真金白银买来的;若放到资源匮乏的紫斗幻梦界,还能再贵上数倍,其珍贵程度,足以令准圣争抢。
  
  “只一次修复,竟用掉了这么多仙材…”纯阳祖师心疼不已。
  
  他是在帮宁凡心疼!
  
  六次!整整六次!六次修复,六次失败!每一次失败所浪费的仙材,相当于一名普通准圣的全部身家!
  
  六次的损耗,足以让六名准圣倾家荡产!
  
  太贵了,真是太贵了…
  
  有这么多钱,干点什么不行,为何要这般浪费。
  
  “哎,宁兄听我一句劝。此物损毁太重,已无希望修复,不值得在此物身上浪费仙材啊…”纯阳祖师。
  
  “多谢吕兄良言,不过我并不打算改变心意,仍会继续此事。好在每一次失败,我都能摸索到一些头绪,想来再尝试个十数次,应该可以明悟更多…”宁凡。
  
  啥?
  
  你还打算再失败几十次?
  
  就算你有钱,也不能这般挥霍吧!
  
  可惜,无论纯阳祖师如何劝说,宁凡仍旧没有改变主意。
  
 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,宁凡仍在修复多闻无双,继而惨遭第七次失败、第八次失败、第九次、第十次…
  
  渐渐的,纯阳祖师习惯了,麻木了。
  
  他活了一世,不是没见过视金钱如粪土的人,却从未见过如宁凡这般财大气粗之人。
  
  此子腰缠万贯,财大气粗,花钱果断,冷酷无情,偏又奢靡浪费,固执己见,花钱如水,挥金如土。
  
  真是怎么劝都劝不动!
  
  说起来,明明他吕纯阳才是持有【财神】封号的人,可和宁凡相比,他根本狗屁都不是。
  
  从宁凡这些日子的花费来看,很显然,宁凡比他有钱,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!
  
  从宁凡花钱的气魄来看,他堂堂财神,竟还不如宁凡豪迈。
  
  这件事让纯阳祖师颇受打击。
  
  打击过后,却也带给纯阳祖师新的感悟。
  
  他一生所修,是【财神】封号,修的是金钱之道。
  
  从前的他,对于金钱本身太过执着,他热衷于赚钱、攒钱,一生之中,更曾无数次化凡入世,以凡人商贾之姿,学习生财之术。
  
  他懂得生财之道。
  
  他亦懂生财的不易。
  
  因懂得此事,故而他性格之中,天生就有节约(吝啬)的品格。
  
  要他像宁凡这样,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神器修复可能,花钱如流水,他大概永远也做不到吧。
  
  可为何,宁凡花钱如流水、却还不吝惜的态度,带给他如此多的触动。
  
  “我这一生所修,似乎,并不完整…”
  
  “金钱之道,并非只有生财道,养财道,更应包含散财之道…”
  
  “我以十分之心生财,以十二分之心养财,于散财之事,却过于吝啬,瞻前顾后…”
  
  “人应节俭,可身为财神,本身却非为敛财而生,更不应对金钱本身持有过多执念…”
  
  “生财而后养,养财而后散,散归用处而后复生,往复如是…是了,是了,原应如此!”
  
  一日日过去。
  
  宁凡的失败数,已经累积到十九次。
  
  纯阳祖师竟是从宁凡一次次失败当中,获得了莫大感悟。
  
  体内,被避天棺封住的修为,再一次…流动!
  
  “我停滞的法力,竟随着感悟再次增长了!这…”纯阳祖师惊喜不已。
  
  正常人被避天棺封住岁月后,是无法继续提升修为的。
  
  从前,纯阳祖师也只能借由财神封号的特殊性,吸收天道金银之力继续提升法力。
  
  如今,他却是凭着自身感悟,真真切切获得了修为提升!
  
  想来是财神封号过于特殊了,就连避天棺也无法彻底封印此事;又或者,因他是避天棺的发明者,才能做到此事吧。
  
  “我的修为,因避天棺的缘故,停滞了太久,太久…无数年的沉积,死水聚成冰川,一朝消融,恢复流动,绝不可能只是溪流,而是…洪流!”
  
  纯阳祖师的感悟不断加深!
  
  同样提升的,还有…本该停滞的修为!
  
  接下来的日子,他的法力开始暴涨,那种暴涨,就连避天棺的力量也无法压制!
  
  竟是以惊人的速度,朝着二阶准圣接近着!
  
  只可惜,在临近突破二阶准圣的关头,那种洪流暴涨的感觉却减缓了,更随机,出现了断流的情况。
  
  无法一口气突破二阶之关么…是感悟还不够么。
  
  “散财!散财!我必须领悟更多的散财道,才能突破至更深层次!”
  
  纯阳祖师决定一鼓作气突破二阶准圣!
  
  …
  
  这是宁凡第二十六次修复失败!
  
  一如往常,宁凡灰头土脸从石关走出。
  
  纯阳祖师一如既往,等在石关外。
  
  纯阳:“宁兄这是又失败了?”
  
  宁凡:“是,不过此番失败后,我又摸到了更多头绪…”
  
  纯阳:“真的不打算放弃么?”
  
  宁凡:“为何要放弃?”
  
  纯阳:“果然还是要继续么,宁兄是心志坚定之辈,令人钦佩!又或者,宁兄其实是故意以此事提点于我?令我明白散财之真意?若如此,倒是让宁兄费心了。”
  
  有些听不太懂的宁凡:“???”
  
  总觉得最近的纯阳祖师有些奇怪、不对劲,具体哪里不对,又有些说不上来。
  
  “此物,宁兄从前不是想要么?便送给宁兄好了。”说话间,纯阳祖师送给宁凡一些玉简。
  
  当年,宁凡为了提高法力纯度,从纯阳祖师手上买过一种名叫《炼纯诀》的口诀。
  
  不过没有全部都买,这些口诀,宁凡只买到万古六劫。
  
  纯阳祖师此番送给宁凡的,便是剩下的全部口诀。
  
  “送给我?这未免也太贵重了。”宁凡不想白拿此物。
  
  他还记得纯阳祖师当年给炼纯诀开出的价码。
  
  仙王五劫的纯度口诀,五百金;六劫,一千金;七劫,一千五百金;八劫,两千金;九劫,两千五百金;一阶准圣口诀,三千金;二阶,三千金;三阶,又三千金…
  
  此番纯阳祖师送的后续口诀,足足值一万五千天道金。
  
  如此贵重,宁凡怎可能白拿?更不要说他前段时间还受了纯阳祖师的帮助。
  
  他不应白拿纯阳祖师的礼物。
  
  反倒应该是他给纯阳祖师谢礼才对。
  
  “宁兄神色犹豫,该不会是想给我钱吧?”纯阳祖师见宁凡迟迟不接礼物,玩笑道。
  
  “自然不是…”宁凡暗暗一叹,谢过纯阳祖师后,将礼物收下。
  
  他说谎了。
  
  此物太过贵重,他刚刚犹豫不决,其实真的有付钱的打算。
  
  可最终,他并没有这么做。
  
  不是舍不得支付一万五千金,而是不愿拿区区金银,衡量纯阳祖师的心意。
  
  不过,考虑到金银对于纯阳祖师有着极大意义,宁凡心中自会记下此事。
  
  日后,也会有其他回报,却不会在此时刻意提及。
  
  纯阳祖师好似看穿了宁凡的想法,笑道,“宁兄真的不必如此见外!之前生死之战,吕某冒死而来,义之所在,命且能舍,何惜金银!区区口诀,送你便是,不必在意!”
  
  “多谢。”宁凡正色,抱拳而谢。
  
  纯阳祖师只无所谓的摆摆手,继而尴尬道,“而且…这本炼纯诀其实并不值多少钱。实不相瞒,这口诀其实是我从前闲极无聊时,随口编出来的,单就成本而论,只花费了我半个时辰的时间成本、些许空玉简。如此廉价之物,我当年竟向宁兄开出上万金的价格,更骗走了宁兄数千金。惭愧啊,惭愧!从前的我惜金如命,并不觉得此事有任何不对,每每念及此事,只觉沾沾自喜。如今我道心更进一步,才觉今是而昨非,再想起此事,简直愧不能言,愧不能言啊…什么宝贝能卖上万天道金啊,身为一个财神,对于金钱却没有任何敬畏之心,只知漫天要价,坐地还钱,我错了,通通错了啊!”
  
  宁凡:“???”
  
  宁凡:“!!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