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贵女邪妃 > 第三十五章 中毒之兆!

第三十五章 中毒之兆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话音一落,便听得另一位夫人也道,“是呀,这不正是今日齐王妃头上佩戴的那只六尾凤簪吗?”
  
      要说这凤簪,一般的夫人都是佩戴的凤头簪,没有凤尾,而有了品级的诰命外命妇们,则是一般只是允许佩戴三尾凤簪。而从一品的外命妇以上才可以佩戴四尾凤簪。亲王妃或者是皇子妃、皇上的妃子,才可佩戴六尾凤簪。
  
      而齐王妃,自然就是亲王妃,属超一品,所佩戴的簪子,按规制自然也就是六尾凤簪了!
  
      而此时众人侧目,竟然是没有发现齐王妃!
  
      “怎么不见齐王妃?就是呀!”
  
      齐王暗叫不妙,知道这一次,定然又是被人给算计了!敢如此算计他的,除了洛倾城,齐王不做它想!毕竟,前几次算计洛倾城时,倒霉的都是他这一边儿的人,一次两次也就罢了,次数多了,他若是还想不明白,也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!再加上先前凤宽也曾对他说过几次,这个洛倾城不简单!若是不能收为己用,就只能是将其毁了!
  
      倾城感觉到了一抹视线看向自己,送转头望去,微抿了唇,面上平静,眸底却是一片嘲讽之意!
  
      齐王与其眼神对上,顿时是又惊又气!这本就是要算计洛家的,可是没想到,现在却是成了自己和王家反倒是成了被算计的对象了!
  
      “齐王殿下,被人算计的滋味儿,不好受吧?”倾城没有出声,而是只以唇形冲着齐王缓缓说着。
  
      齐王自然是不可能会读懂唇语的,只不过,他不懂,不代表他从洛倾城的神色上看不出,这是在嘲笑他,鄙视他,蔑视他!想他堂堂嫡出皇子,何时受到过这等的屈辱?当即便已是怒发冲冠了!
  
      生气了?发怒了?很好!洛倾城眼底的笑意再浓了几分,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!齐王越生气,她就越高兴!齐王妃就越危险,皇后,也就地位越是不保!
  
      齐王冲着洛倾城的方向上前一步,正要发怒,不想,竟是被身旁的一位内侍给拦了!
  
      倾城侧目一瞧,那内侍看起来年纪不大,看来,还算是个有眼界儿的!知道什么时候该提醒主子,看来,这个齐王虽然是蠢了一些,可是身边儿的人,倒还是都挺得力的!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参见贵妃娘娘,参见秦王殿下,参见秦王妃殿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都平身吧,谁能来告诉本宫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很快,便有内侍过来将这亭子里的情况一一禀明了。武贵妃听了,面上一紧,脸色微沉!
  
      “岂有此理!今日乃是天贶节,普天同庆,共感天恩!这里怎么会出现了一桩命案?而且死的还是武春华?”
  
      “启禀母妃,这武春华可是齐王殿下未过门儿的如夫人,原本是被皇上赐为了侧妃的,可是后来因犯错,被皇后娘娘斥责,直接就贬为了如夫人。如今她死在了这里,依儿臣看,还是速速让人将皇后娘娘请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武贵妃看了秦王妃一眼,点点头,“传本宫旨意,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此地,秦王,你速去请皇上来此,同时,再令御林军将这御花园暂时封闭,本宫倒要瞧瞧,是何人如此大胆,竟然是敢在皇宫行凶!”
  
      “是,母妃。”
  
      武贵妃看了身旁的嬷嬷一眼,那人即刻会意,躬身退下,自然是去派人去请皇后来此了!毕竟,这死了的,也算是和齐王有关系的女子,而且现在居然是还有齐王妃的一枚六尾凤簪为证,这一次,怕是齐王妃想要脱罪,有些困难了!
  
      皇上和皇后自然是很快就到了,将事情的经过一听,顿时勃然大怒!
  
      “为何不见齐王妃?”
  
      王夫人这会儿是早已吓坏了!要知道,这若是平时背上一个杀人的罪名,齐王妃只要是推出一只替罪羊来,也就罢了!可是今日可是天贶节!皇上会睁只眼,闭只眼吗?若是一旦细细地追究起来,怕是着实不妥了!
  
      “皇上息怒,臣妾已经是派人去找齐王妃了,应该很快就会到了。许是刚才饮宴中酒水用的多了,这会儿在哪里歇着呢。”
  
      皇上这才脸色稍缓,目光从皇后的脸上扫过,就像是拿了刀子在刮皇后的脸一般,只觉得生疼生疼的!
  
  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奴才等在偏殿找到了齐王妃,只是奴才们过去时,发现齐王妃正在责打一名宫女。”
  
      皇上听了,额上的青筋爆起!一个亲王妃,竟然是敢在后宫里头责打宫女?这是何道理?这简直就是不将皇室威严当回事儿!这分明就是在刻意挑衅了!
  
      偏武贵妃还要火上浇油,“不过就是一名宫女,打也就打了。毕竟,齐王妃也是皇后姐姐的儿媳妇,也是我千雪国皇室的亲王妃。只要是不在今日见血,也就成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名内侍听了,当即就吓出了一身冷汗,伸了衣袖抹了一把额头,颤颤微微道,“回皇上,奴才赶过去的时候,那名宫女,已经是晕厥了过去,额头上,还带了伤,瞧那样子,像是撞到了桌角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一道有些尖锐的叫声传来,众人纷纷看去,出声的,竟然是王夫人!
  
      王夫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可是比起自己的女儿要背上一个苛待宫人,于天贶节此日见血的恶名声来说,自然是不肯罢休的!当即就在皇上面前跪了,“启禀皇上,此事定然是误会!齐王妃自幼家教极严,而且性子,而且性子向来温婉,怎么可能会责打宫女?定然是误会!误会!”
  
      王夫人本来是想说是有人陷害的!可是转念一想,这大部分的人都在这儿了,她要将谁拉下水?难不成,在这儿的人,还能跑到了偏殿去刻意污蔑齐王妃?别说是皇上了,她自己都不信!所以,这才将陷害二字,硬生生地改口成了误会!
  
      “误会?这也不是没有可能!王夫人还是先起来说话吧。不是说找到齐王妃了吗?还是请她自己来跟皇上请罪比较合适。皇后以为呢?”
  
      皇后的心中暗恼,武贵妃这是摆明了要跟她过不去了!冷笑一声,“武贵妃还请慎言,不过是这起子奴才的一面之词,如何当真?还是先听听齐王妃怎么说吧!”
  
      武贵妃的话锋被堵,却是不见气恼,反而是笑道,“皇后说的是,都是臣妾一时失言了。毕竟,咱们也并未亲眼所见不是?”
  
      这话,任谁听着,也不像是在为自己刚才的话而抱歉的,更不像是顺着皇后的话来为齐王妃脱罪的!倒像是在暗指这齐王妃竟然是胆大包天,胆敢私底下来教训宫女,并且是还用了刑?这似乎是有着冒犯宫闱之嫌了!
  
      王夫人的脸色一白,也知道好不容易逮到了今日这样的一个机会,武贵妃是断然不可能会轻易地放过自己的女儿的!打击自己的女儿,就是在打击齐王和他们王家的脸面!这个武贵妃,还真是会借机生事!难不成,今日之事,与她有关?
  
      “给父皇请安,给母后请安,给武贵妃请安,给良妃请安。”
  
      皇上的眸光一沉,看向了底下跪着的齐王妃,面有不悦,龙目微沉,已是不怒自威!
  
      “齐王妃,你且看看那支簪子,你可认得?”
  
      一路上,齐王妃只知道说是这里出了事,皇后特意派人来找她的。她哪里知道这簪子,早已是让人换成了她的六尾凤簪?待上前一看,脸色顿时煞白!
  
  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回父皇,儿臣的簪子一直是戴在头上的,许是儿臣在偏殿醒酒的时候,被歹人给偷了去,故意以此来陷害儿臣,还请父皇明查!”
  
      皇后的脸色已是渐渐平静了下来,这个齐王妃,倒还不算是一个太笨的,知道先将自己的给摘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回父皇,儿臣在偏殿休息的时候,一直是有儿臣的侍女跟着的。只是后来,不知为何,臣妾的侍女竟然是不见了,还请父皇明查!”
  
      武贵妃眉毛微微一动,并不说话,倒是皇上冷声道,“哦?就是因为你的侍女不见了,所以,你就责打了后宫的宫女?”
  
      责打宫女?齐王妃的面色一惊,这是什么意思?自己的何曾责打过宫女了?悄悄抬头,眸光刚刚触及皇上龙颜,立刻便又低下了头,“回父皇,儿臣不知父皇所言何事?儿臣并未责打宫女。还请父皇明查!”
  
      这下子,事情似乎是有趣了!这簪子,齐王妃说是她自己睡熟的时候被人给偷了去!责打宫女,并且是将其打伤一事,她更是矢口否认!众人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,而齐王则是垂首深深思量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样的计策若是放在了寻常百姓家,或许会是洛倾城能做出来的!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?而且是还牵涉到了宫内的宫人们,一个洛倾城,显然是不可能有这般大的能耐地,难道刚才是自己想岔了?真正算计他的,根本就不是洛倾城?
  
      齐王自己这会儿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!他实在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相府嫡女,就能在宫里头布下如此精密的一个局!而且,这宫人们,甚至是都不曾见过她几面,又如何会轻易地被她收买?不对!齐王仔细地想了想自己过来后发生的一切,怀疑的对象越来越是偏向于武贵妃和秦王了!
  
      很快,又有几名内侍架着一名额头已经是被包扎过的宫女过来了,随行的,还有一名太医。
  
      “启禀皇上,这名宫女的头上左额,似乎是被尖状物所伤,所幸的是救治及时,否则,怕是会流血过多而死。”太医说完,便垂首跪着,再不多言。
  
      “你抬起头来。”
  
      那名小宫女哆嗦了一下后,还是小心地抬起了头,一张惨白地小脸儿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!就连那嘴唇,也是呈了粉白色!
  
  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在何处当值?为何会受伤?”
  
      那小宫女冲着皇上磕了一头后,才道,“回皇上,奴婢叫眉清,在坤宁宫当值。今日因为御花园有宫宴,所以奴婢便被宫里的掌事嬷嬷调派到了御花园的偏殿伺候,就是专司负责照顾醉酒或者是有些疲倦的夫人小姐们。奴婢先后伺候了几位夫人后,齐王妃殿下也到了偏殿,没多久,便睡着了。后来其它的几位夫人也都先后离开。奴婢送了王夫人和武夫人离开,当时殿内并无人当值。所以,许是齐王妃醒了,看不到侍奉的人,一见到了奴婢进去,便开始责打奴婢。”
  
      眉清说这儿,竟是哭泣不止,而齐王妃则是一脸愤怒道,“你撒谎!胡说!父皇,她这是在诬陷儿臣呀!还请父皇明查!”
  
      “放肆!孰是孰非,皇上心中自有公断,你急什么!”皇后厉声斥责了一句,然后才看向了眉清,“你的确是在坤宁宫当值的二等宫女,本宫倒是记得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娘娘!”
  
      “然后呢?你头上的伤,又是怎么来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回贵妃娘娘,奴婢被齐王妃责打,不敢声张,只得是开口求饶,奴婢原以为一会儿就会再有宫人进来,到时候,齐王妃必然也就会有所顾忌,不会再责打奴婢了!可是谁知,那些将夫人小姐们送出来的宫人竟然是一个也没有回来,奴婢后来便越来越害怕,只好求饶,说奴婢是在坤宁宫伺候的,就是想着齐王妃能看在皇后的面子上对奴婢网开一面,饶过奴婢。可是不成想,齐王妃竟然是直接就将一个茶盏给摔了出去,后来奴婢实在是受不住了,身子一倒,不想,竟是摔在了那茶盏的碎片上,这才伤成了这般。皇上,奴婢不求您为奴婢作主,只是奴婢句句属实,并无妄言,还请皇上明查!”
  
      皇上龙目一凛,看向了一旁的于连海,于连海连忙点点头,“回皇上,奴才刚刚命人去了那处偏殿一趟,这是那带血的茶盏碎片,另外,也已经是被先前的太医确认过,这与眉清姑娘额上的伤,的确相符。”
  
  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没有!儿臣没有呀!还请父皇为儿臣作主呀!母后,您相信儿臣,儿臣是真的没有呀!”齐王妃一开口求饶,王夫人自然也就苦苦哀求了!
  
      相较于她们母女二人的表现,一旁的眉清倒是显得格外的势单力薄!
  
      倾城低了头,眼角微微上挑,这一手儿玩儿的还真是漂亮!齐王殿下,这一出戏,可是与本小姐无关哪!你可是千万别算到本小姐的头上!皇后呀皇后,你是万万没有想到,你的坤宁宫里头,也是不干净的吧?只是,她倒是不得不佩服这个武贵妃了,竟然是可以将这一切拿捏地如此之好!简直就是太厉害了!即便是没有这武春华一事,想来,这齐王妃今日,也休想再全身而退了!
  
      “皇上,如今这人证、物证都在了。您看?”良妃这时,竟然是适时地开口了。“不过,依臣妾看来,也不可全然只听这宫女的一面之词,齐王妃到底是大家出身,怎么可能会无端地发火?说不定,是她先做了什么出格或者是逾越的事,齐王妃才会一时忍不住,出言教训了。”
  
      武贵妃脸上的笑,微微一僵!好!好的很!良妃,你倒是会做好人!合着今日,你就是想要让本宫当这恶人,你却是在皇后跟前落了个好儿了?哼!也不睁大眼睛看清楚了,如今的皇后,还有几分的威信可言?
  
      齐王妃这下脑子转过弯儿来了,如今这茶盏的碎片与这眉清的证词全都对上了!自己若是一再强调自己未曾责打于她,怕是反倒让皇上以为她是敢做不敢当了!
  
      一双美目一扫,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云清儿和洛倾城,遂计上心来,当即就一脸委屈道,“启禀父皇!儿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呀!这个贱婢,竟然是对儿臣出言不敬,还对其它的宫人说儿臣不过就是抢了安国公府小姐的齐王妃的位子,有何好炫耀的,儿臣一时气不过,这才与其争执了几句,不想竟是误将她伤了,还请父皇明查。”
  
      洛倾城听了,则是微微一挑眉,倒是个聪明的,知道在这种时候,也不忘将云清儿给拉下水来,简直就是死性不改!只不过,怕是要让她失望了,毕竟这个时候,众人的心思都在一个见了血的宫女,和一个被人谋害致死的武春华的身上。比起这个,齐王妃刚刚的话,怕是根本就不足以引起人们对云清儿的注意。
  
      镇国将军王福清,则是一直紧锁着眉,并未替齐王妃说一句话!是他不想为自己的女儿求情?自然不可能!王福清这个人精,明白责打宫女,对于齐王妃这个身分来说,可能是会让人诟病,却是不足以真正地威胁到她!特别是刚才有了良妃的出言相助,这会儿,皇上的心里对于齐王妃的恼怒,应该是没有刚才那么重了!
  
      倾城不慌不忙地仔细地打量着这几个重要人物的想法,还真是伤神呢!看来今日的这场宫宴,还真不是一般地热闹!
  
      “皇上,责打宫女一事,倒是可以先搁置一旁,可是这武春华之死,是不是应该先给武家一个交待?”武贵妃的脸上此时已经是没了笑意,武春华再怎么说,也是姓武的!即便是她不满皇上将武春华指给了齐王,可是到底是不敢明确地表示出什么来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